>聚焦新安

冬日物语

2020-01-09

       日常依旧,趁着周末欲下厨一番,扣上砂锅锅盖,端放至燃气灶上,拧动开关,灶火燃起。望着火焰跳动,思绪不禁回到了改革开放前。

       当时我生活在外婆家,整个村的人们烧锅做饭不像现在的人们全是煤气化、电气化,而是全靠柴火。由于村里山场少,柴火相当稀缺,打柴往往要跑到三十里开外的深山高山才能找到拇指粗细以上的硬柴。

       每当秋收过后,寒露霜降一到,村民们就会男女成群,跑到三十里开外,准备过年的柴火。他们通常在北斗星斜挂中天,报晓的雄鸡开始打鸣时,头顶雾水、脸迎寒风、脚裹布袜,越过几条岭,再翻过几座山,走上林间的小道,寻找自己想要的柴火。冬日的柴火往往要选山上因缺水而变黄的,砍回家无需阳光帮忙,就能点燃做饭。

       一旦选定柴火,青年男女们便会取下砍刀动手砍柴。砍柴这活儿,既要用力,也要有技巧,缺一不可。通常男同志不花多长时间,身后就能收获一担柴,女同胞们身后距一担还差好多,而此时男同志往往也会伸出友谊之手去援助。柴有了,便开始装担。装得好可挑几十里路不松散,装得不好没挑几里地就松散。当然,这一担柴也有“男女”之分,男的一担近二百斤重,女的一般都是挑一百来斤。

       此时,担装好了,就是“用餐”时间,其实就是自带的干粮。家里条件好的带一些米粉粑、小麦粑之类,条件差的只是带一些蒸熟的山芋,多数带的是起早吃剩的锅巴饭捏成的几个团子。这样的饭食,对他们来说都是山珍海味,吃起来特别的美味。垫饱肚子,再跑到山沟里,趴在山沟泉水流淌处,把嘴凑到水边,一口气喝个饱……

       “咕咚!”砂锅盖被热气顶了开来,我盛起一勺高汤,凑到嘴边,一饮而下,抿了一下嘴唇,仿佛山泉一样清甜。


阅读 (1437)

上一篇: 爱即尊重

下一篇: 秋微凉

返回列表

新安集团

新安农服

新安有机硅

关闭